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我和校花拍裸照

我和校花拍裸照   大学读的是美术系,副修摄影。当时年轻,对人体也很好奇,于是跟个女同学(不是很美,就一般邻家女孩貌)相约互拍。  第一次在女生面前宽衣,很不习惯,紧张之故,脱光了竟然没有勃起,还好高中时经常打篮球,身上没什么赘肉。  女同学很认真的拍我,让我很感动。后来交换互拍,换她脱光让..

我和美人师妹小晶

我和美人师妹小晶   可能是从大学第一眼看到晶的时候就开始对她上心起来。 大大的眼睛,灵动的好像会说话;小巧的鼻子,在跟晶熟悉之后有时总忍不住轻轻的捏一下;跟她开玩笑时轻轻嘟起的小嘴……,所有这些镶嵌到一张宜嗔宜喜的娃娃脸上,让人第一眼见到晶的时候就能升起保护的欲望。  大学四年,我刻意的围..

被老师罚被老师奸

被老师罚被老师奸   阴云沉沉地积聚在城市上空,天色一下子变得灰蒙蒙一片,隐隐有闷雷声传来。大风刮起来了,四处林立的红旗“辟啦啦”作响,撕破的大字报的碎片漫天飞舞。  秋雨骤然而至,迫使街头巷尾集会的人们不得不匆匆散开,祈祷在暴雨来临之前赶回家中。不多时,刚还人潮如织的襄平大街上空空如也,如..